400-966-3020

24小时客服热线

资讯动态> 地方财政支出增速放缓,基建支出增长乏力
地方财政支出增速放缓,基建支出增长乏力

来源:国诚投资 作者:陈盛 2019-08-26 16:05:23


一、7月非税收入持续高增,地方财政支出增速出现放缓


7月财政收入当月同比为1.81%,较前值小幅上行0.42个百分点。在过往30年的7月财政收入当月同比中,2019年7月财政收入当月同比位列倒数第1。其中,中央财政收入与地方本级财政收入当月同比分别为2.50%、1.14%,分别较前值上行0.24、0.46个百分点;税收收入与非税收入当月同比分别为-2.85%、56.16%,分别较前值上行3.14、16.53个百分点。在税收收入当月同比持续负增长的背景下,中央和地方财政多渠道盘活国有资金和资产筹集收入,叠加2018年7月基数较低,7月非税收入当月同比继续高速增长。

7月财政支出同比为3.45%,较前值下行2.15个百分点。在过往30年的7月财政支出当月同比中,2019年7月财政支出同比位列倒数第5。其中,中央本级财政支出与地方财政支出当月同比分别为6.97%、2.67%,分别较前值上行6.24、-3.59个百分点,地方财政支出减速迹象较为明显。

7月公共财政收入、支出当月值分别为17,777.00亿元、14,425.00亿元,当月财政赤字为-3,352.00亿元,是3-7月唯一出现财政盈余的月份。7月公共财政收入、支出累计值分别为125,623.00亿元、137,963.00亿元,累计财政赤字为12,340.0亿元。从收入与支出进度来看,1-7月财政收入进度为65.26%,较2018年减慢1.23个百分点;1-7月财政支出进度为58.65%,较2018年减慢1.18个百分点。

image.png


二、主要税种增速大概率在8月继续承压


7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为2.72%,较前值上行1.90个百分点,总体表现较为平稳。7月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仅录得4.8%,剔除掉春节月份,在历年月度数据中垫底,而在基数效应方面,2018年6月与7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分别为5.27%、5.37%,较为平稳。在这种情况下,7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却较前值上行,一个可能的解释是6月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大幅回升,对7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存在一定的滞后影响。对于8月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我们的判断是“较7月有所反弹,但是力度不会太大”,预计8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大概率承压,但是考虑到8月的基数小幅下行,因此8月国内增值税当月同比尚存小幅支撑。

7月国内消费税当月同比为4.28%,较前值下行20.98个百分点。国内消费税当月同比大幅下行的原因有两点:一是受汽车排放标准从“国五”切换至“国六”,以及京东“618”促销的影响,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当月同比在6月冲高之后,7月回落至7.60%,不仅较前值大幅下行2.20个百分点,而且创2003年6月以来次低;二是2018年同期基数大幅走高,从2018年6月的-3.77%上行至7月的7.33%。往后看,7月失业率录得5.3%,处于历史高位,这将对消费形成一定压制,而2018年8月国内消费税当月同比上行至18.22%,因此预计8月国内消费税当月同比还将承压。

7月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当月同比为-18.04%,较前值下行9.03个百分点。7月进口金额当月同比录得-5.6%,较前值小幅上行,但是2018年同期基数走高25.19个百分点,对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当月同比形成较大利空。展望8月,宏观经济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8月初离岸与在岸人民币汇率双双破“7”,且2018年同期基数较高,预计8月进口金额当月同比在一定程度上承压。基数效应方面,2018年7月、8月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当月同比分别为16.87%、13.54%,基数小幅下行3.33个百分点。综合看以上两方面,预计8月进口环节增值税和消费税当月同比难有大幅改善。

7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为-1.87%,较前值上行8.35个百分点。从基数效应看,2018年内6月、7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分别为21.52%、16.21%,利多7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目前尚未公布7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当月同比,但是从7月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仅录得4.8%,7月PPI当月同比仅录得-0.3%来看,预计7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当月同比不太乐观,利空7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展望8月,PPI当月同比大概率较前值继续下探,而工业增加值当月同比反弹力度不会太大,8月工业企业利润总额累计同比大概率还是个位数负增长,利空8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但是考虑到2018年7月、8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分别为16.21%与-4.38%,基数下行较大幅度对8月企业所得税当月同比形成一定支撑。

7月个人所得税当月同比为-27.67%,较前值小幅上行2.63个百分点。主要受个税减免的影响,3月至7月个人所得税当月同比持续低迷,个人所得税累计同比处于1996年1月以来历史低位。展望8月,面对2018年同期26.05%的高基数,预计8月个人所得税当月同比还将继续低迷,维持在-30%左右。

image.png


三、基建支出增长乏力,7月增速进入负值区间


在就业压力逐步增大,7月城镇调查失业率录得5.3%高位的背景下,7月社会保障和就业当月同比为24.23%,较前值大幅上行8.51个百分点,在各类财政支出中居于首位;位居第二的是科学技术,7月科学技术当月同比为21.26%,较前值大幅上行27.24个百分点;教育当月同比为2.49%,较前值下行4.39%;节能环保当月同比为-3.02%,较前值下行3.83%。

基建相关支出方面,7月基建三大项财政支出总金额为3388.0亿元,较前值下行4872.0亿元,是2019年3-7月的最低值,与季节性有关。从同比增速来看,7月基建三大项财政支出当月同比为-3.42%,较前值下行5.19个百分点,年内首次进入负增长。财政支出的乏力,部分解释了7月基建投资增速仅录得2.91%。在6月10日专项债新政发布后,基建投资增补不升反降,对政府隐性债务的责任约束应该是主因。具体看,7月城乡社区事务、农林水事务、交通运输当月同比分别为-25.96%、-1.82%、13.54%,较前值上行-28.87、-11.41、29.94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上行-16.71、-9.05、28.86个百分点。城乡社区事务当月同比的下行,在很大程度上拖累7月基建相关的财政支出增速。

image.png


四、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累计同比“转负为正”


7月全国政府性基金收入累计值38,691.00亿元,累计同比增长5.50%,较前值上行3.80个百分点。其中,中央政府性基金收入累计同比为3.10%,较前值下行0.40个百分点;地方本级政府性基金收入累计同比为5.60%,较前值上行4.00个百分点,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累计同比为3.10%,较前值上行3.90个百分点,在连续5个月负增长之后,7月增速出现“转正”,颇具“韧性”。7月30日政治局会议首次明确不将房地产作为短期刺激经济的手段,意味着要求各级地方政府不得用短期动作放松调控手段以谋刺激经济增长。进入8月,多家银行开发贷、土地出让金融资、个人首套房贷款和二套房贷款均有收紧动作。8月17日央行决定改革完善LPR形成机制,规定各银行应在新发放的贷款中主要参考贷款市场报价利率定价,并在浮动利率贷款合同中采用贷款市场报价利率作为定价基准,而存量贷款的利率仍按原合同约定执行,通过“新老划断”抑制房地产价格泡沫。在“房住不炒”的主基调下,预计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收入累计同比的企稳恐难持续。7月全国政府性基金支出累计值44,446.00亿元,累计同比增长33.80%,较前值上行1.70个百分点。其中,中央政府性基金支出累计同比为43.10%,较前值上行35.00个百分点;地方本级政府性基金收入累计同比为33.50%,较前值上行0.70个百分点,而国有土地使用权出让金收入安排的支出累计同比为9.40%,较前值下行2.10个百分点,较去年同期下行27.60个百分点。

image.png

免责声明:本内容仅作为投资过程的参考,不构成买卖建议。投资者据此投资,风险自担。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未经许可版权所有不得复制传播。

人气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