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00-966-3020

24小时客服热线

资讯动态> 制造业景气进一步走弱,投资增速底未到达
制造业景气进一步走弱,投资增速底未到达

来源:国诚投资 作者:陈盛 2019-06-03 17:19:34


一、制造业生产和需求双双走弱


制造业PMI大幅低于市场预期,大中小型企业均回落。在5月宏观数据预测中,我们预计,受中美贸易摩擦升级和内需仍然疲弱等因素影响,5月制造业PMI将出现小幅回落。实际中,5月制造业PMI仅录得49.4%,大幅低于市场预期的49.9%,为近三个月新低,比上月回落0.7个百分点,系七年来同期首次出现环比下降。从企业规模看,大中小型企业PMI依次为50.3%、48.8%和47.8%,分别比上月下降0.5个、0.3个和2个百分点,小型企业下行最为明显。

生产和需求双双走弱,与高频数据保持一致,外需下降尤为明显。生产指数比上月回落0.4个百分点至51.7%,新订单指数比上月回落1.6个百分点至49.8%,新出口订单指数比上月回落2.7个百分点至46.5%,均创下(或持平于)近年来同期环比变动新低。生产和内需不振,与高频数据显示的发电耗煤大幅回落、汽车销售延续低迷等情况一致;外需下降幅度远大于内需,反映全球经济放缓和5月6日后中美贸易摩擦急遽升级已经产生明显影响。总体看,短期内生产和需求均面临明显的下行压力。

image.png

企业暂时出现被动加库存现象,整体库存周期仍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5月产成品库存指数比上月回升1.6个百分点至48.1%,原材料库存指数比上月回升0.2个百分点至47.4%,4月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产成品存货增速也较前值出现回升。这些情况可归结为企业暂时出现被动加库存现象,出现原因与内外需下滑速度快于企业预期有关。以“新订单-产成品库存”衡量的动能来看,5月为1.7,比上月大幅回落,显示内生动能遭遇明显挫折。考虑到内外需均不容乐观,我们维持库存周期仍处于主动去库存阶段判断。

image.png


二、比供需不振更值得关注的,是制造业企业信心边际转弱


image.png

价格指数和信心指数均走弱。5月PMI两大价格指数也双双回落,原材料购进价格比上月回落1.3个百分点,出厂价格比上月回落3个百分点,两者差值在连续两个月缩小后扩大到2.8个百分点,显示贸易摩擦升级的负面效应冲击减税降费的正面效应,使得企业利润改善前景略显暗淡(图3)。供需不振、价格回落、出口承压、企业利润前景不明等多重因素影响下,企业家信心边际上已经受到一定影响。5月制造业企业生产经营活动预期指数为54.5%,尽管仍处于扩张区间,但比上月回落2个百分点,连续两个月回落,值得高度重视。

制造业投资压力进一步上升,增速尚未见底,警惕下半年进入负区间。2018年制造业投资曾出现强势回升,主要与三大因素有关:去产能相关行业受利润改善影响出现投资回升、打好污染防治攻坚战背景下环保设备改造升级、贸易摩擦爆发前出口较好的滞后影响等,这三大因素在今年都消失或减弱。综合考虑基数效应、贸易前景堪忧、企业去库存周期延续、民企和小微融资仍待进一步改善等因素,我们预计制造业投资增速可能继续走弱,不排除下半年进入负区间的可能。


三、服务业和建筑业保持较强韧性,成为中国经济重要支撑


非制造业在制造业前景不利下成为中国经济重要支撑。5月非制造业PMI为54.3%,与上月持平,整体形势依旧平稳(图4)。其中,服务业商务活动指数为53.5%,比上月上升0.2个百分点,建筑业为58.6%,比上月回落1.5个百分点,但仍处于较高经济区间。从市场预期看,服务业21个行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全部处于扩张区间,建筑业业务活动预期指数比上月上升2.2个百分点。可见,在可贸易部门下行压力加大的同时,非贸易部门保持较高景气和较强信心,承担起了支撑中国经济的重要作用。

image.png

中央决定通过深化改革解决问题,逆周期调节或不及预期。5月2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八次会议强调,要保持战略定力,坚持通过深化改革来破难题、解新题。这表明,中央加大了短期内对经济下行的容忍度,选择了深化改革增强经济发展内生动力的正确道路。当然,这也意味着,短期内逆周期调节可能会低于市场预期。

为什么坚持这一核心思路?我们认为可能的原因包括:一是贸易谈判可能延至2019年下半年,政策应对仍需等待最终谈判结果;二是短期内加码宽松刺激政策,可能再次推高我国金融风险和固化经济结构扭曲,使过去几年的努力付之东流;三是考虑到贸易摩擦升级的负面影响长期存在,我们还需要预留一些政策空间,用于缓解2020年的经济下行压力。

免责声明:本内容仅作为投资过程的参考,不构成买卖建议。投资者据此投资,风险自担。市场有风险,投资需谨慎。未经许可版权所有不得复制传播。

人气推荐